全民脊柱健康工程必要性及可行性

全民脊柱工程 本站3036 时间:2021-02-11 16:02:39

据统计,99%的人群存在不同程度的脊柱问题。当前中小学生发生脊柱侧弯的比例呈明显上升趋势。由于电脑和汽车时代的到来,人们的工作和生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使得脊柱遭受静力性的劳损增大,因而在脊柱病患者中,以从事上网族、银行职员、会计、教师、医生、司机、领导干部、作家、编辑和办公室工作的人数占有相当的比例。可见,脊柱障碍和脊柱疾病其发展势头劲猛,且已不可避免地将成为这个时代疾病谱中最大也是最主要的家族。继而对脊柱健康的专业化保养和治疗提出了巨大的需求。

全脊柱健康工程体系规划理应是政府来主导的事,但由于脊柱医学和脊柱健康产业是一门新兴的行业,政府还未来得及关注此行业,我们作为此行业的引领者有义务和责任来替政府作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和推动工作。如果我们能做好脊柱健康知识的普及和脊障与脊病的 “预防、保健、治疗、康复”,即脊柱保健和医疗模式的一体化建设,就有可能为广大民众提供“简、便、验、廉”的脊柱保健医疗服务,充分发挥其特色优势,并将有可能为现代社会提供新的健康模式。同时大力推动和发展脊柱健康产业,促进产业体系的形成和完善,将有望实现在提高脊柱保健水平和覆盖范围的同时,降低医疗费用和成本。满足时代发展和民众日益增长的医疗保健需求,这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机遇和责任。

“全民脊柱健康工程”将促进人力资本和经济发展,提高地区医疗卫生保障水平,增强群众脊柱健康防范意识。通过实事行动,能为有脊柱障碍或损伤的病患者提供高度专业化的保养、治疗、康复和训练指导,让脊柱医学真正造福人类健康,提高脊柱医学的广泛价值和社会效益。对《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提出的“加强全民健康教育,积极倡导健康生活方式”有关精神,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其意义和可行性主要体现下列五个方面: 

1.可以为一些特定的人群特别是老龄人的脊柱提供专业保养:

2011年4月28日公布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数据显示,中国总人口达13.397亿人。这次普查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为177648705人,比2000年上升2.93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为118831709人,比2000年人口普查上升1.91个百分点。综合显示,中国老龄化进程逐步加快。

老年人腰腿痛的比例高,主要和老年人脊柱老化有关。和人的其他器官一样,脊柱中间的椎间盘、关节囊和韧带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松弛。韧带松弛就不稳,而后就容易引发腰痛。其结果还可能引起四肢、脏腑器官以及组织的严重病变。我们提倡“一月一养,远离脊障”,建议老龄人一月一养,采取正确措施保护脊柱健康,这样可以达到防病治病的目的。近年来国内外研究证明,危及中老年生命的心血管、脑血管疾病及多种慢性病与脊柱有关,因此老年人预防脊柱病,亦能达到预防高血压、冠心病、心律失常、脑血管等病的作用。

2.可以保护好青少年的脊柱,从根本上撑起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希望

3.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减轻社会就业压力:

“十二五”期间,我国就业形势依然严峻,我国就业总量压力依然很大,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格局并未改变。中央已经明确提出要坚持把“就业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目标”。今后五年,城镇劳动力的供求缺口每年将达到1300多万人,比“十一五”期间压力还大。

按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数据的人口基数来分析,长期坐办公室的白领、操作电脑的上班一族、汽车驾驶员、长期固定姿势作业的工人和当前中小学生发生脊柱侧弯等人群,占全国全人口的50%以上,约6.7亿人。

如果一个脊柱保养师针对1000名脊障者做脊柱健康保养服务的话,那么将需要80万名专业的保养师。也就是说“全民脊柱健康工程”服务体系至少能为8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如果再加上脊柱相关的器械企业,相关服务的扩充,应该说能够解决百万人的就业问题。从而为社会就业问题做出不小的贡献。

4.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部分“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以现代医学科学理论为指导而形成的庞大的现代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已是日臻完善。因融入了现代科学技术的最新成果,因而在认识生命、诊治疾病等方面都是硕果累累,但是在另外一方面,现代医疗卫生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人类的健康问题,相反给人类健康及社会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已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全球性的医疗危机。

由于全球性的医疗危机不可避免地早已到来,所以,世界各国都在不同程度的进行着“医改”的探索。其所谓的“医改”,大多是指医疗制度的改革或卫生体制的改革,简言之就是医疗卫生的改革,这种 “医改”只是局限在“医疗卫生”这个领域,而很少去考虑整个大医学的领域。因而,这种“医改”也几乎让所有的国家都难以取得成功。

调查显示,1993年至2005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自费支出从56.89元增加到600.9元,增长了9.6倍。医疗保健支出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例由2.7%上升到7.6%,年均提高0.41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医疗自费支出从27.17元增加到168.1元,增长了5.2倍,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由3.5%提高到6.6%,年均增加0.25个百分点。医疗收费超过多数市民的承受能力,所以,居民“看病贵,看病难”已是我国的一大社会问题。

再看另一组数据:据卫生部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其中的30%又集中在大医院。全国县级以下公共卫生机构只有1/3能够维持正常运转,另外1/3正在瓦解的边缘,还有1/3已经瘫痪。这样,医院之间根本无竞争可言。乡镇医院和农村卫生所生存艰难,对很多病种没有收治能力。同时,一些基层医院为了“市场化”搞创收,把一些科室承包给外人经营,一些假冒伪劣的江湖郎中趁虚而入。这就导致了 “百姓‘迷信’大医院”的景象出现。医疗资源投在了大城市、大医院和高精尖技术上,其实质就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公。

“全民脊柱健康工程”着眼于整个大医学模式的改革,贯彻两会精神,以社区健康服务站

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突破口,重点设置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养机构,健全医疗卫生保障制度,规范和完善地方服务机构管理。减少了百姓担忧,逐步引导人们把健康问题尽可能放到“保健养生或养病和病“的方式来解决,提高全民健康生活水平,减少了费用支出。

5.推动脊柱医学和脊柱健康的产业化进程:

在国际金融经济形势变化、外需减弱压力较大的局面下,国家出台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加大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投入,加大对滞后的基层医疗卫生体系建设的投入,形成为拉动内需的重要手段。

数据显示,1978年-2003年,中国居民个人现金卫生支出占卫生筹资总额比重由20%上升到56%,而政府投入的比例仅为16%强。近年来,虽然政府预算资金的投入有所提高,但是仍然低于20%。2006年卫生总费用中,政府预算卫生支出1778.9亿元,占18.1%;社会卫生支出3210.9亿元,占32.6%;个人卫生支出4853.5亿元,49.3%(卫生部,2008b)。个人承担费用主要用于医药费,在中国看病太贵。2003年,我国药品费用占全部卫生支出的52%,这一比例在大多数国家仅有15%至 40% 。个人承担医疗费用的比例过大,直接导致居民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医疗服务。

“全民脊柱健康工程”预防保健服务体系的建立,能有效的提高群众健康生活意识,带动地区保健中心、保健机构、诊所、医院等相关单位的发展,对医疗卫生薄弱基层地区提供一个新型健康保障服务模式。同时也能增加保健产品的科研、开发、生产,从而刺激消费者的需求。在地方实施经济刺激计划中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和谐发展。

附:百川已具备的条件和资源优势:

北京百川健康科学研究院是一家致力于健康学理论研究和新技术、新产品研发与推广应用以及健康文化传播为一体的专业机构。脊柱健康一直是本院研究和关注的核心领域。经过多年在脊柱医学领域的研究、交流及推广,百川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很多突破性成果,在脊柱医学的理论研究、实践应用及保养和治疗康复等领域都处于国内外领先地位,是脊柱医学的典型代表。脊柱医学这一新兴的学科就是该院率先提出并逐步发展完善的。百川在从事脊柱健康研究的同时,还特别注重与国内外各同仁及医疗机构的交流和推广,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沉淀,百川掌握着脊柱医学领域丰富的技术资源,与国内外多数脊柱领域的医疗机构、专家学者、临床医师及脊疗保健产业的厂商等都保持着紧密的合作与联系。

由此可见,目前国家各种局面的形成也导致了卫生保健事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而“全民脊柱健康工程”也正是迎合了这一发展趋势。随着脊柱专业化医院的分立、社区服务机构的建立、脊柱保养中心的扩充、人才队伍的壮大,这就增加了市场对脊柱相关产品的需求,进一步带动相关企业的快速运转。

通过“全民脊柱健康工程”活动的开展,一部分企业也开始慢慢介入这个事业中来,随着合作单位、机构的陆续增加,他们的赞助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全民脊柱健康工程”一部分资金来源,由此逐渐形成了一种生物链模式,有利于“全民脊柱健康工程”的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