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年代:科学和民主之滥觞

技能培训 本站4096 时间:2021-03-27 14:35:45

首发丨(ID:百川脊柱健康学)公众号

作者丨黄开斌 北京百川健康科学研究院院长 


《觉醒年代》这部电视剧从农历的年前到年后在央视一套陆陆续续的播完了,这部剧反应了那个年代一部分人的觉醒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奠定思想理论基础,这个没的说。在此,我仅想就滥觞于那个觉醒年代的“科学和民主”及其泛滥的狂潮和百年来的余威,谈点个人看法,因为,从健康学的角度看,科学只是小儿科,民主应是自主身体,在此愿与大家商榷。



 01 


陈的演讲得出“唯科学和民主”为准绳,何哉?


先来看一百多年前,陈独秀先生在上海震旦大学的演讲,若置身那个近代,的确令人耳目一新,热血沸腾。以下为部分演讲稿:

有人说,你陈独秀创办杂志,是为了唤醒国人政治的和伦理的觉悟。那这个觉悟究竟是什么?

大家知道,道光年林则徐禁了鸦片,英国人就打进了中国,人家船坚炮利,我们一败涂地。于是就有人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是第一道觉悟。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要向人家学习。后来有人也进一步认识到,我们不光技不如人,最重要的是国不如人(制度不如人),洋人有比我们先进的制度,于是就有了戊戌变法,晚清新政,直至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了共和,这是第二道觉悟。可是,建立了民国又怎么样呢?洋人照样欺负我们,老百姓照样吃不饱饭,这是为什么?这就不光是我们技不如人、制度不如人,最根本的是我们思想、道德、理念不如人家先进,所以我说,所有觉悟归根结底,就是思想的觉悟、道德理念的觉悟,这是最后的觉悟,说到底,人的觉悟。这最后的觉悟就是要换脑子,要找到世界上最先进的思想来武装我们的人民,来塑造新一代青年,来创造一个崭新的国家。

当代中国的新青年,我以为应该有六个标准:一、自主的而非奴隶;二、进步的而非保守;三、进取的而非退隐的;四、世界的而非锁国的;五、实利的而非虚文的;第六科学的而非想象的(后毛泽东加了一条:七、健壮的而非虚弱的。其实这也是最本质的,没有了阳刚之气,不健康,怎么救中国?)。

六个标准总的来说,就是科学与民主,要造就一代新青年,唯有科学和民主并重,科学与民主就是检验政治、法律、伦理学术、以及社会风俗和人们日常生活,一言一行的准绳。凡是违反科学与民主的,哪怕是祖宗之遗留、圣贤之垂教、社会之崇尚,皆不值得提倡。

仅就这个演讲稿来看,在逻辑上就有些生拉硬扯了。前面对中国落后的分析和觉悟,以及中国新一代青年的六个标准,这个没问题。到最后,就突兀而武断地都归结到“唯有科学和民主并重”才能开启民智和造就一代新青年。前面既没有交代科学和民主的本意,也没有说明人的思想和道德的觉悟,以及新青年的标准跟科学和民主有什么内在联系。而是硬生生地把外来于西洋的两个还不是很清楚的概念——科学和民主强推给了当时的一些青年人。当时的那些青年或文人为何也不究竟就盲目地确信了所谓的科学和民主了呢?这也恐怕就是“崇洋媚外”的源头或肇端。更甚的是,从当时及至后来,凭什么就奉科学和民主为圭皋?到底是不是科学和民主救了中国,历史其实已经作出了回答,看看毛泽东思想、诗词和毛选,尤其是中共党史就可以明白无误地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历史地看,科学和民主其实一直只是做为一个空洞的旗号在操控着中国人的学术思想和社会生活,也以致于医学和医疗就操控着人们的生命健康和疾病疗愈。

最关键的问题是:“唯有科学和民主并重,科学与民主就是检验政治、法律、伦理学术、以及社会风俗和人们日常生活,一言一行的准绳。凡是违反科学与民主的,哪怕是祖宗之遗留、圣贤之垂教、社会之崇尚,皆不值得提倡。”这段话已经过了一百多年,其余威还尚存呀!在中华文化正在复兴的当下,其科学和民主还一直被一些科学主义者和崇洋媚外者挂在口头上做为两根大棒,时不时地棒喝着中国人的神经和所作所为,真叫人哭笑不得。尤其反观一下中国传统医学之处境,就让人感觉有些五味杂陈了!


 02 


科学被泛化而至高无上,以致在我国是泛滥成灾了。



长期以来,我们中很多人把科学和真理混为一谈,并认为科学就是推动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那个道。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科学只是知识分类学的产物,只是人的发明创造。而真理,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道则是缔造并维系这些法则亘古不变的最高造物者。

以中国文化来看,道生出来了天地。天地相合,造化出来了万物。这也就是生命起源的答案。可是科学是回答不了,生命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因为它超出了科学所能研究的范围,更超出了科学这种工具理性的探索能力。可见,科学不是最高级的人类智慧,而是一种很低级的人类智慧。它所谓的高级,只是相对于西方早前的装神弄鬼蒙昧主义文化,才显得相对高级些罢了。如医学科学(西医)充其量只是一种“修车”层次的专业技术。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现在所谓的科学认知模式,它不是想着跳出更低层级,站到更高层级去认知和操控改变更低级系统的事物,而是把自己关进箱子里面,去打开一个更小的箱子,然后再打开一个更小的箱子,这种认识心智是逐次降维的。这样人的认知也是越来越流散零碎。所以,现在的人虽然科学知识是越来越多,但人活的是越来越糊涂,越来越累了。

而中华文化是道学打底,具有“韬略”的智慧,她是旨在跳到更高层级,站在外部看问题,这是“韬”的学问。即寻找更高的认知体系,让自己的神智与更高的原理和法则相合。把要认知的对象,装入自己的心里,而不是钻进认知对象的内部寻找答案,钻进认知对象内部是永远都不会找到答案。因为任何系统,从内部看都是无穷复杂的,即便是最低级的系统,从内部看都是无穷复杂的。只有跳出更低层级,跃升到更高层级,从外部和整体,对更低层级的事物进行一览无余的洞察,并对它们进行迎刃而解般的操控和改变。这种根据自己的智力所符应的隐藏之道和所见万物之情,在现实中转化万物,使其向更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和结果转化,导向对世界更适宜更美好的秩序,这个也就是“略”了。所以,中华文化的“韬略”比之现在的“策略”和“谋略”还要高一个维度,“道学”比“科学”就更高几个维度了。

所以,那些动不动就用“科学”来衡量事物的人,只不过是见识浅薄罢了。那科学的本意是什么呢?在华夏文明氛围下,字面意思是分科之学,在中国文化语境下,有泛指所有学科的意思,是个总称。可是,在中国晚清和民国时期,一些士大夫或文人一听西方人搞了一个什么“Science”,就情不自禁地竦然起敬,就对应翻译为科学。学过英语的都明白,Science这个单词,在英文里的本意是自然学科,理科。除此之外的学科都不是Science。所以Science这个词,更准确的翻译应该为:工学或理工学。

更甚是,还把Science翻译为“赛先生”,这种拟人化的翻译方法,栩栩如生地暴露出晚清和民国的资产阶级文人,在当时对西方列强的仰慕跪舔之情。因为,“先生”这个词在中国,主要两种含义,一是老师,二是有德行的人。而Science不过就是数理化罢了。称其为先生,不配吧!

反过来看,用中文的学科总称“科学”来翻译Science,这就是大多数中国人“科学至上”思维产生的根源。这种人思维里“科学”既然是所有学科总称,所以只有科学才是真理,在中文的意思里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中文的学科总称(科学)可不是西方的Science啊!现在这“科学”到底是哪门子的学问呢?把学科改成科学,这恐怕就是混乱的根源之所在。

随之而来的医学,更是深受其害。医学在英语里是Medical Science,意思是基于自然学科,理科细分的伤病,疾病学科。他跟中国传统的医学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中医的含义根本就不是Medical Science,但是因为“科学至上”的思维作祟,既然中医不是Science,自然就是错的,Science无法解释的自然也是愚昧的。所以,“中医不科学”这个荒谬绝伦的论断就堂而皇之的诞生了。看到了吗?文化夺舍,篡改文化内涵,这个套路不得不说,真的是很高明,也很歹毒了。于是呢!人们的健康观就被医学操控了(而医学则是被资本操控着),人们的身体就被医药殖民了。

其实,西方所谓的科学也就是宋明理学中的“格物致知”。而科学之用也就是科技,所谓科技也不过就是手工业的规模化而已。读读战国历史,了解一下墨子与公输班就明白了,所谓科技,在中国不过就是小儿科。在中华文化中的“四民——士农工商”地工,其实就是现在的科技。即科技其实就是“自然之理”的应用。现代科技,是中国古代手工业的升级版而已。所以,当时的辜鸿铭和黄侃等传统文人将其斥之为“奇技淫巧”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只是在当时的境况下,中华传统文化被无端地定罪为了阻碍人们思想和社会进步的“旧文化”和“糟粕”,要倡导“新文化”,就得打倒“旧文化”,这也就是非此即彼的二元论科学思想。

说我们“技不如人”,那“师夷长技以制夷”假以时日不就可以了吗!再说,中国古代的“天工开物”的文献和“巧夺天工”的工程,足见我们古人的技艺是非常的优秀。又说“制不如人”,就反“君主”而要“民主”,那几千年来华夏大地一直就是君临天下的呀!还有,心可是“君主之官”哟!而最后,他们竟把这些都归结为我们华夏文化不如西方文化先进,这什么逻辑呀?中华文化可是合符天道的文化,是最平稳健康的文化。

我们的健康学正是在这个天道思想文化的指导下而孕育的,是远远超越科学的。也就是,健康学不仅仅只有形而下的科学技术,更有形而中的和学(和气)法术,还有形而上的神学艺术,此形、气、神或三学和三术共同构成健康学体系,才能更有利地保障一个生命能健康平稳地运行。



 03 


所谓的民主制度或民主国家,其实是在欺世瞒民。



健康学有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一个中心”原则。前面说到,人的心是“君主之官”,也就是心是人体的君主,人体有且只有这一个中心。相信大家不会认为一堆细胞就可以组成一个人的,这堆细胞是有不同分工和协作,且都应该听命于“心”这个君主的安排,如此,生命体才有序演进。

中华文化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一个小天地。所以,天无二日,人无二心。那同样的,国无二主。那国君就是一国之主,也就是君主国家了,那能民主国家呢?要是每个民都能主导国家,那且不是每个细胞都可以主宰整个生命体,那不乱套了!民只能主得了自己身体这个国家,所以,应该是“民主身体,君主国家”。国家就相当于一个人的身体一样,都得有个主心骨,企业组织也一样,得有个主,财权也就是金权,所以是金主企业。

那有人会说,搞“民主制度”总应该是可以的或必须的。在此,就要来驳斥一下那些迷信制度的人。现在很多人都会迷信西方的所谓制度,什么民主选举、三权分立......等等。觉醒年代那会也认为是制度不如人,所以就要学西方的民主制度。其实,制度从本质上来说也就是工具。再好再牛逼的制度,其本仍旧在人。如果人出现了问题,再好的制度也都会失效或崩塌,中国的圣人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任何一个组织的管理之本是人。

当然,制度是有优劣,因为只要是工具,就肯定有三六九等。优秀的制度,会使整个组织浑然一体,如同一个人,效率超高。劣的制度会分裂和瓦解整个组织,效率超低。这是组织刚性的一面,可以说这是组织硬件。那么组织中的人就是组织的软件,就是优秀人才的选拔和培养。

要知道,所有制度都是由人来制定和运转的,所以,制度要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再往根本处说,那就是以组织的最高领袖为本,再继续探究本源,那就是以组织领导者的精神为本,就是这个领导是胸怀天下苍生,还是心里只有蝇头小利。这是判断整个组织健康水平和存续的第一因。

俗话说:一个领导者的高度决定整个组织的高度。歌里唱的也好: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一个狮子带领的一群绵羊,胜过一只绵羊带领的一群狮子。这些话都是在说一个组织的领导者的胸怀或格局或带头作用有多重要,都一个意思——主心骨。

任何一个组织的领导者是要向外输出其个人的智慧和动能——阳气,并逐渐层层向下传导,上行下效,同时出现鞭梢效应,就是用手舞动鞭子,鞭子的末梢所达到的最大距离的地方,就是最基层员工也都感受到了强烈程度。那么,一个国家也是一样,好的国家治理老百姓会感觉很幸福,差的国家治理老百姓感觉则会很辛苦。这里的关键点在哪里呢?在领导,在领袖。所以,一个国家的领袖如果是圣人,是明君,那么这个国家的老百姓感觉会很幸福。因为,圣人如山,将天下扛在肩。这就是圣人的担当。而如果是个昏君或暴君,那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就会是苦不堪言的。

所以,一个人的身体治理和养生其最高境界是修心养心,一个国家的治理其最核心的是要有圣君,而这个君主也是整个社会培养和筛选出来。一个圣君领着一批圣人,就可以让一个国家保持长治久安,就如同一个人有颗强大通灵的心统领着五脏六腑,才能保其生命健康长寿。由此也可知,君主与民主,集中制与分权制,到底谁优谁劣?就不言自明了。

再来看看西方和美国的所谓民主、自由和人权到底怎样?先看美国人的投票权是民主吗?大部分都是打着民主的幌子来愚弄人民,其背后都是资本在操控。他们投哪个总统就是为了从那个总统那里得到现实利益而已。这样投票选总统,就好像是觉得哪只股票能涨就买哪只股票一样,或者哪只股票看到听到的次数多了就买哪一只。这股票背后都是资本在操作,那这样的总统岂能为全体人民做主谋利?谋幸福?唯有心里装着人民,才能做到真正的为民做主。所以道德经说:“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若可托天下”。庄子说:“不拘一世之利而为己私分!”这才是真正的天下为公!不明就里而吹嘘美国民主的人,是那种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傻瓜。

再看!为什么美国对抗疫、防灾、消除贫困等方面是如此的无力呢?这个根源就是,他们的政府就不是干这个用的,他们的政府是用来赚钱的工具。表面上打着民主国家的幌子,脑子里想的全是钱,心里一点不为美国人民着想。所谓的党派政治、三权分立不过是瓦解政府权力以使其变成资本的附庸,而不能与其争夺国家的控制权。王权与金权的抗争,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唯有内圣外王的圣人,或者圣人与明君的组合才能够牢牢掌控天下,才可能让老百姓们都过上好日子。让金权控制了国家,那是金主国家,不是民主国家,长久了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人民的灾难!

再看看《建党伟业》里,宋教仁赤裸裸的在那里讲:“换个总统决定不了民国的命运,政党政治才是根本。我们让出的不过是一个虚位而已,只要我们的政党在大选中获胜,政党内阁得以组建,总统不过是个摆设,是个象征。随便哪个阿猫阿狗来当总统,谁干也无所谓。”这意思就是:谁来当总经理都无所谓,关键是我们要把握董事会!所以说美国就是个伪装成国家的公司,就是因为总统只是总经理而已,深暗政府的资本家们才是董事会。

所以,看看那些成天叫喊着西方的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人,除了被洗脑的,就是富贵阶层,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利益,是要求政府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他们希望自己的家族和后代永远的做奴隶主。在这种民主自由的制度下,大多数人都成为不见天日的奴隶。如果奴隶们发现了真相,并且统一起行动起来了,那么奴隶主阶级还会有好果子吃吗?所以奴隶主阶层对奴隶的政策就是,一方面用宗教进行束缚,一方面用资本力量进行操控。其中,用资本来操控媒体、教育和医疗这是常规手段,再利用媒体手段进行分化瓦解,比如奶头乐、同性恋、女权等,甚至还有毒品。所以,看出来了吧!西方社会之所以如此分裂,都是其背后的掌控者一手策划出来的。而背后的掌控者其实就是金权和所谓游戏规则(制度),这也就是它们的统治工具。  

其实,民国时期及觉醒年代的那些文人们,到处去寻找所谓的救国的良方也不过就是这些统治工具而已。什么君主立宪、民主共和、无政府主义、克鲁泡特金主义(互助论)和马列主义等。所谓无政府主义就是消解政府的主义,一个国家如果连政府都没了,这国家的人民还能活吗?克鲁泡特金的互助论,就是消解家庭、国家和民族的主义。这些主义不但是妄想,而且是用来分化和摧毁中国人的武器。三权分立、君主立宪,其最终是让人民和国家都被资本所统治,被金融所控制,这也就是十足的资本主义了。

他们就是觉得当时西方流行的思想观念和制度是先进的,这当然是受到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万物真的是进化来的吗?非也!以达尔文的理论来看,那可以说树叶与树枝相比是进化,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进化。人体是个小宇宙,宇宙的变化,也不过是一个人的变化而已,你我生命所走过的路,如同宇宙所走过的。万物的变化,也不过如此,没有所谓的进化,只不过是在不断的分化和演化。人体的各种细胞就是由受精卵分化而来,难道表皮细胞比内脏细胞更加进化了吗?大家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么个理。由于,他们坚信西方的制度和进化论等先进思想,认为过去是落后的,所以要找当时所谓最流行最先进的制度来成立新的国家。这明显的就是:不知常,以妄为常。

所以,他们盲目地到处寻求救国的良药,就像一个人有病乱投医一样,到处求医问药。治病真的是“与其外求于医,不如内求于己”。事实也证明他们的找的所谓良药都没能治好中国衰弱的病,而是毛泽东主席(没有出国去寻找)他先找到了中国问题的病根,进而去“内求”于民,并用中国的道、儒、法各家的思想理念,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这才彻底治好了中国自身的病,并使中国重新站起来了;后来者,“以人民为中心”,已使中国富强起来了;如今,又以“为人民谋幸福”,这必将使中国健康长久的。

总的看,百余年来,科学主义破坏了自然的生态秩序,而民主自由破坏了社会的生态秩序。这让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后来者需要耗费多少倍的精力来挽回损失。而真要觉醒的是科学和民主不是什么救国和治国的良药,就像医学和医疗也不是治病和保健的良方一样。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就得靠自己。独立自主,才能生生不息。这也就是生命之道,健康之理。


(责任编辑:安得)